王安《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31日10版)
  眼見著,滬市單日成交破萬億,風大得豬都飛起來了,象也飛起來了!
  這景象是誰造?
  是王菲。王菲和竇唯1996年7月結婚,滬指從753點最高漲到2245點。到2005年7月,王菲第二次婚姻,和李亞鵬,滬指又從998點最高漲到6124點。而今,王菲和李亞鵬離婚後,又和謝霆鋒複合了,偉大的王菲,親愛的王菲,為了上億股民的幸福,請你再次成己之美,順便成人之美。
  當然,這是八卦。此次股市行情,直接原因是央行降息。時隔28個月再度降息,11月22日央行動作很突然,一度引發外界“中國貨幣政策轉向寬鬆”的猜疑。
  2014年開年,面對經濟下行,政府高層多次表示,我們不會為經濟一時波動而採取短期的強刺激政策,而是更加註重中長期的健康發展,把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
  與“新常態”共生的一個新名詞是“微刺激”,這是穩增長的衝鋒號。當時是三大抓手,鐵路、棚改、減稅。比如鐵路, 2014年初,全國鐵路固定資產投資計劃原本是7000億元,實際上,全年國務院批覆的投資總額達1.11萬億元。11月7日,發改委又一口氣批覆了22個城市的地鐵建設規劃,總投資8820億元。
  微妙在於,一邊刺激,一邊又想讓市場感覺不到刺激。
  6月份,金融機構外匯占款結束連續10個月的增長態勢,為負882.8億元,市場流動性壓力加大,當月央行暫停正回購,化解市場對流動性吃緊擔憂的預期。7月,廣義貨幣(M2)供應量同比增長13.5%,低於市場預測的14.4%,央行第一時間站出來解釋,為市場護盤。9月,央行向五大商業銀行每家做1000億的SLF(常備借貸便利),相當於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
  輿論有點含糊了。9月17日新華社稱,期待降息是對改革的不信任,9月18日人民網卻刊登評論稱,降息不是改革的對立面。央行不管這些,11月21日突然動手。私下裡,各大證券媒體被授意唱多。
  此輪滬市牛波,被稱為“新4萬億”,這有別於2008年以政府投資為主導,大幹快上鐵公機的4萬億刺激動作。“新4萬億”的描述是:“以股價上漲為手段,帶動居民財產性收入增加,增強中小民企的投融資能力,實現經濟結構轉型、拉動消費的目的。”萬博經濟研究院測算後估計,如果上證綜指從2000點上漲到4000點,A股的流動市值將增加20萬億元,由此帶來的新增民營企業投資能力和居民消費潛力在4萬億元以上。
  政府對經濟增速的護盤是必須的。光是地方債和房地產,就令人頭疼。
  在12月8日“穆迪2015年信用研討會”,國際評級機構穆迪預計,2015年中國將有約2.8萬億地方政府債務到期。另據估算,2014年債務利息支出已超過新增社會融資的一半。現實中,土地出讓金約占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的一半,前期房價飆升時,大量土地作為抵押物進入了信用市場,而接下來若房價大跌,會要地方財政的命。
  顯然,“微刺激”已經不夠用了,政府必須加大力度。低估行政的力量是天真的。在2012年第八屆中國證券市場年會上,第三屆證監會主席周正慶抱怨,股市低迷的原因很多,但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領導機構和主管部門對資本市場的重視程度還有待進一步提高,當前重視不夠。好嘛,那就重視一下,眼下不就牛波了嘛。看股市太燥,上頭稍稍發句話,聖誕節前股市就又顫巍巍地下竄。盡在掌握中。
  中國的特色是央行放水較輕鬆,印鈔機很快捷。2014年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5.74萬億元,同比多增6590億元。至6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20.1萬億元,同比增長14.7%。按這個速度,全年的新增貨幣量可能超過10萬億元。
  還有更大的盤子: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規劃,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絲路基金。據計算,僅鐵路建設金額就將達3000億到5000億美元,由此帶動的亞太區域未來10年間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將達8萬億美元。
  這些意味著什麼?相信行政之力吧,新的“泡沫周期”已悄然到來,2015年豬必飛上天,可能還有大象。大家口袋里的錢,將有更多的出路,但也有更多的危險。  (原標題:2015豬要飛)
創作者介紹

巴士阿叔

zr96zrnl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