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司法體制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詳解四中全會決定焦點問題
  10月30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佈會,邀請中央司法體制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薑偉介紹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的重大意義和司法領域的重大舉措,並就社會各界關心的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司法體制改革部署體現三個導向
  薑偉介紹,《決定》關於司法體制改革的戰略部署有三個特點:第一,註重改革的全面性,體現需求導向。隨著司法體制改革向縱深發展,必須加強頂層設計,全面規劃,避免改革的碎片化。《決定》對司法體制改革的部署,充分反映了社會對司法公正的需求、對深化改革的期待。
  第二,註重改革的針對性,體現問題導向。目前,人民群眾反映比較強烈的是司法不規範、不公正、不廉潔的問題。《決定》提出的改革部署,著力解決影響司法公正和制約司法能力的深層次問題,在不斷解決問題中深化改革,健全司法管理體制和司法權力運行機制。
  第三,註重改革的可行性,體現務實導向。深化司法體制改革要量力而行,儘力而為,先易後難,有序推進。對看準了的改革,要從容易形成共識的事項做起、從有條件改革的事項做起,爭取早日取得成效,讓人民群眾共享司法體制改革的成果,在每一個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三招防止領導幹部干預司法
  針對領導幹部干預司法將被追責的問題,薑偉說,《決定》對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的問題主要有三個措施:第一是全程留痕,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要記錄在案。
  第二要公開通報,領導幹部插手司法活動情節惡劣的要公開通報。
  第三如果干預個案,造成嚴重後果的,要依法依規追究責任。
  解決群眾“信訪不信法”重在三個環節
  如何解決一些群眾“信訪不信法”也是各界關註的問題。薑偉表示,從實踐來看,影響群眾“信訪不信法”的問題主要有三個環節:一是入口問題。人民群眾反映的問題怎樣能夠納入司法程序,讓法院審理。四中全會這次提出了重大的改革舉措,就是改革法院的立案機制,由立案審查制轉為立案登記制,要求法院對依法應該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訴必理。
  二是程序空轉問題。有些案件在司法機關審理,儘管法律程序走完了,但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下一步改革的重點就是解決程序空轉問題,讓人民群眾的合法訴求依照法律程序就能得到解決。
  三是維護司法權威。確有一些案件經過法院的審理,判決是公正的,這時候我們要維護司法權威,要服從法院的裁判,但對人民群眾的實際困難,有關部門要通過司法救助等方式加以解決。
  “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檢察權”與“司法獨立”是兩回事
  有記者問到,“四中全會提出完善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的制度,這和司法獨立有何區別?”
  薑偉表示,“司法獨立”的概念是根據一些國家三權分立的政體提出來的。中國實行的是議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人民代表大會不僅是立法機關,而且是權力機關。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對其負責,並受其監督。“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提出‘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檢察權’,與‘三權分立’政體下的‘司法獨立’是兩回事。”薑偉說。
  “《決定》明確要求,任何黨政機關和領導幹部都不得讓司法機關做違反法定職責、有礙司法公正的事情,任何司法機關都不得執行黨政機關和領導幹部違法干預司法活動的要求。”薑偉表示,這是對“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檢察權”最好的闡釋。
  改革必須堅持於法有據
  談到改革和立法二者關係的問題,薑偉表示,法治領域改革包括司法體制改革,必須首先要註意的一點,就是維護憲法和法律的權威。
  薑偉說,《決定》提出改革要於法有據,意味著這樣幾個要求:第一,要加強對改革的頂層設計,把改革的頂層設計與完善立法的決策有機銜接起來。在確定改革方案的時候,要與需要修改的法律同步研究。
  第二,在改革中需要調整法律的,要先修改法律再啟動改革,不能以改革為名,破壞現行法律,損害法律權威。
  第三,一些改革舉措,需要突破現行法律,但是修改現行法律條件又不具備,需要試行一些改革舉措為修改法律積累經驗、創建條件的,要由立法機關通過法定程序授權有關部門啟動改革或者試行改革。比如今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部分地區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試點,就是一個例證。
  第四,一些不涉及法律調整的改革,比如工作機制的改革,鼓勵地方在法律框架內積極探索。
  新華社記者 鄒偉 王思北(新華社北京10月30日電)
  (原標題:讓人民群眾共享司法改革成果)
創作者介紹

巴士阿叔

zr96zrnl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